• 光波网,B2B电子商务平台,电商圈
  • 腾讯退出拍卖平台“微拍堂” 文玩电商集体“熄火”?

    发布日期:2022-04-11 17:24   来源:未知   阅读:

      古玩水深,文玩水浑。一则腾讯退股拍卖平台微拍堂”的消息,再次让文玩电商站在了风口浪尖。近年来,文玩电商快速崛起的背后却被曝出售假、货不对板、退货难、客服不作为等消费问题。而行业参与者微拍堂、玩物得志等也传出裁员消息,文玩电商是集体“熄火”了么?

      4月7日,企查查信息显示,近日,杭州微拍堂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原股东深圳市腾讯创业基地发展有限公司、上海德同益民消费产业股权投资基金中心(有限合伙)、上海摩玎尔信息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珠海宝微管理咨询企业(有限合伙)、珠海景微管理咨询企业(有限合伙)退出。信息显示,深圳市腾讯创业基地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1月29日,法定代表人林松涛,注册资本5000万人民币,公司经营范围包括股权投资;创业投资;投资顾问;企业管理咨询;教育培训等。

      网经社企业库(显示,微拍堂隶属杭州微拍堂拍卖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法人为林志明,自称是一个社交类C2C拍卖平台,通过移动互联网技术,致力于为用户提供交流分享、商品购买的平台。用户可在平台上发布自己的拍品,并通过微信借口实时通知买卖双方交易情况,且用户可设置保证金,防止恶意交易,兼容微信、银行卡等多种支付方式。

      2016年,微拍堂曾获得腾讯2000万美元A轮融资,加⼊腾讯众创空间“双百计划”,共享腾讯百亿流量支持。目前,微拍堂平台累计用户超7000万,入驻商家超30万。拍品类目涵盖玉翠珠宝、紫砂陶瓷、书画篆刻、茶酒滋补、钱币邮票等八大品类。目前微拍堂最新一轮融资停留在2016年,距今已经6年。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高级分析师莫岱青表示,随着直播电商的兴起,文玩电商赶上了“风口”。微拍堂、玩物得志、天天鉴宝等乘势而起。对于腾讯电商来说入股微拍堂能够享受到行业上升期所带来的红利。而文玩本省就具有特殊性,一直也是投诉高发行业,微拍堂也不能逃过。加上有离职员工爆料,微拍堂已从鼎盛时期的1500多人裁到不足900人。在这种情况下,腾讯看中投资回报,微拍堂已经呈现下坡趋势,此时退出,及时止损也是在情理之中。

      “势如破竹”的文玩电商却被曝出涉嫌售假、货不对板、退货难、客服不作为等消费问题。2021年,央视财经记者曾对微拍堂的网络拍卖平台进行了调查,发现经常有买家以非常低的价格拍到名人字画,甚至文玩珠宝,而且这些藏品配有鉴定机构颁发的鉴定证书。调查发现,消费者以“捡漏价格”拍到的商品后经鉴定均与介绍存在出入,造成消费者维权难,虽然退了货款,但鉴定费还得消费者自己承担。甚至,一些商家卖假拒不认账,平台表示无能为力。

      同样在去年9月,网经社接到用户举报玩物得志平台,称该平台存在引诱未成年人参与“赌石”行为,导致其输光学费致精神恍惚。王某是上海市一名普通家长发现孩子在玩物得志购买了5万多元的翡翠毛料,钱款是给孩子秋季开学用的学费,被无良主播诱导下,全部用来赌石了。作为一个大型电商平台,该家长通过观察,发现该公司涉嫌众多违法违规问题,主要情况是涉嫌诱导未成年参与赌石、虚假发货、偷税漏税、涉嫌售假等问题。接到用户投诉后,网经社第一时间向玩物得志求证。对此,玩物得志回复称,已经与用户协商好,并不存在这种情况。

      今年,4月4日,安徽省的贲先生向“电诉宝”反映称,自己从去年3月根据平台收费并缴纳保证金入驻天天鉴宝平台售卖商品,后因疫情跟家庭影响不想从事与这个行业,想退出店铺,可是自从2021年10月份起,部分货款一直不结算,并且店铺退店保证金提取不出来,联系平台一直得不到解决,不是不理睬就是推延至今,大半年过去了,一直得不到任何解决,甚至联系不到平台相关工作人员,拖欠本人货款3500元加店铺保证金5000元共计8500元。

      据网经社“电数宝”电商大数据库(显示,文玩电商存霸王条款、退款问题、网络售假、恶意罚款、网络欺诈、冻结商家资金、发货问题、货不对板、售后服务、退店保证金不返还、退换货难等乱象,被投诉较多的平台还有对庄翡翠、一件、艺狐在线等。

      莫岱青表示,在万物皆可电商的时代,伴随电商直播、网络拍卖等新业态、新产业不断涌现,过去存在于古玩市场的“地摊经济”也已变成“云逛”文玩,但鱼目混珠、假货泛滥等固有顽疾依旧存在,网上艺术品拍卖平台看似一片红火的背后,实则问题多多,鱼龙混杂,乱象丛生,甚至让一些不法分子钻了网络拍卖的空子,以假乱真,蒙骗消费者。

      “文玩电商借助互联网“破圈”打破了传统文玩市场价格不透明,容易“被宰”的尴尬局面,在电商平台上售卖,商品价格明确,甚至有平台担保,价格也更为透明。”莫岱青说道,”但介于文玩电商大多是以“直播+拍卖+鉴定”三个环节进行,商家容易“浑水摸鱼”提高价格,让真心实意购买的消费者还误以为“捡漏”,实则是商家早已暗自标好的价格。对于平台而言,则需要花更大的成本和技术去实现,规范平台商家,确保消费者的利益不受侵害。”

      “针对问题多发的消费环境,消费维权也存在。平台应建立一套完善的售后服务体系,在平台规则管理健全的基础上,更好地解决消费者所遇到的消费纠纷问题,为用户带来极致的售后服务体验,从而提高企业的信任度和社会形象。在平台合规和监管层面的问题,平台方必须升级自身的审核系统,加强审查和处理,对平台内经营者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行为采取必要措施,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莫岱青进一步解释道。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海南职业技术学院经管学院刘俊斌教授表示,文玩电商主要是产品的鉴别标准,比较难以管理,会出现纠纷、理解歧义等问题,应该构建好行业权威机构跟进、保险机制、理赔机制等文玩生态体系。

      在直播带货热潮下,文玩电商迅速壮大,涌现出玩物得志、微拍堂、天天鉴宝等玩家。据“电数宝”电商大数据库显示,2021年文玩电商交易规模达到1375.41亿元,同比增长超50%。2016-2020年,国内文玩电商市场交易规模分别为69.65亿元、151.13亿元、301.34亿元、538.21亿元、891.26亿元。其中,2017年增速高达116.98%。

      莫岱青表示,2010-2013年文玩电商处于萌芽期,开始试水线年左右,文玩电商仍在探索期,市场处于以微商为代表的阶段,这个阶段微拍堂成立;18、19年,市场上涌入了比较多的玩家,如天天鉴宝、玩物得志等,市场进入增长期。此后,文玩电商走过快速生长期,逐渐放缓。

      根据“电数宝”电商大数据库显示,2016年1月至2021年9月,国内艺术品文玩电商领域共发生了16起投融资事件,融资金额超16.9亿元,涉及的公司包括:铜师傅、葫芦兽、玩物得志、天天鉴宝、至尊宝物、微拍堂。

      文玩电商光鲜外表下却掩盖不了各玩家的日子难过。据微拍堂离职员工爆料,微拍堂已从鼎盛时期的1500多人裁到不足900人。

      去年9月6日,网经社接到被离职的玩物得志员工爆料称,玩物得志(隶属杭州装点文化创意有限公司),正在经历一次大规模的裁员,被优化的员工数量已达到在职员工员工数量的50%。此次裁员多数为技术、研发等部门的人员。该公司内部人员爆料称,公司管理层在解散内部工作群之后,表示此次大规模裁员原因系公司后期的研发需求较低,随即宣布了正式的裁员计划,并于1天之内裁员完毕。

      “文玩电商事实上如何在短时间内实现盈利是关键,毕竟大量的烧钱无法解决问题,也会走其他垂直电商走过的老路,最后进去“死胡同”,因此能够盈利才是破局。另外阿里、京东等电商巨头也发力文玩电商也会也削弱微拍堂这些垂直类电商的优势。”莫岱青说。

      文玩电商究竟会集体“熄火”,还是峰回路转?让我们拭目以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